首页 > 水产信息 > 鱼病防治 > 正文 

264亩小龙虾蹊跷死光,养殖户损失90万元!

发布者:德德猫 发布于:2019-11-28 分类栏目:鱼病防治 浏览:

   这些年的小龙虾,是小龙虾过河——横行江湖。在武汉黄陂的长轩岭镇,有五对夫妻,一拍即合,一起出资一起出力,去年承包了一片264亩的水塘养殖小龙虾。保守估计,按一亩产虾400斤计算,今年的产量是10万多斤。现在他们的打上来的虾是零,因为遇上了“蓝苔精灵”。
 
  去年,赵先生和同村的几户村民,一起在武汉市黄陂 区长轩岭镇承包了一片水塘,用于小龙虾的养殖。为了小龙虾的饲料能更充分营养,今年年初,经养虾业务群里的同行介绍,赵先生等多位龙虾养殖户在孝感市孝南区的一家农业水产超市购买了一种名为“蓝苔精灵”的水质改善剂。
 
  赵先生说,小龙虾的食物是水中的水草,这种水质改善剂主要是用于去除水草上附着的青苔。但用了之后,却发现了异常,“关键是买了杀青苔的药,她说那个只杀青苔,不伤草不伤虾,结果我们买回来之后就不行。”赵先生说,当用了这种“蓝苔精灵”之后没多久,塘里的小龙虾就都莫名其妙地死亡了。原因是这种水质改善剂不只是杀死了塘里的水藻青苔,更是连小龙虾赖以生存的水草一并杀死了。
 
武汉市黄陂区长轩岭镇居民 赵旭明:“因为那种药有一种残留作用,它残留到泥巴里,所以我们现在这个田只有荒了,一年都荒了。”武汉市黄陂区长轩岭镇居民 邱文铮:“我的有十几亩,损失差不多有十几二十万。”
 
   根据赵先生的粗略估计,他们的这264亩水塘损失约为90万元。事情发生后,赵先生一行到孝感市孝南区农业农村局对这种水质改善剂做了检测,检测结果显示均为除草剂成分,并不能如其保证的那样只除藻不伤草。同为受害者的易先生说,事情发生后,经销商也应该为他们的损失负责。
 
  那么,这种水质改善剂究竟是不是像村民们说的那样为不合法产品呢?帮女郎在这瓶水质改善剂的包装上只看到了生产日期、厂家及使用说明,却没有产品质量检验合格证明和生产许可证号的标志。当帮女郎来到位于孝感市孝南区杨店镇的水产超市时,却发现大门紧闭。随后,帮女郎打通了店主的电话。
 
  孝感市孝南区杨店镇水产超市店主 李秀荣:“我是指导养殖户教他怎么用,先前我已经给了他补救措施(您给了一些什么样的补救措施)补救措施就是给他们一些药中和水质,还补了一些水草,那都是我花的钱,现在我在跟农业部们想办法,总有个说法的。”
 
  蓝苔精灵,让小龙虾产量清零。创业的5对夫妻,10个人,他们承包了的264亩的水塘,一次性交了5年的水塘承包费,现在继续养龙虾,就得先种水草,可水草种下去,就一命呜呼。守着这个寸草不生的水域,是守着一片荒唐。超市的补救,不顶事。农户约为90万元的损失怎么办,帮女郎继续寻找肇事人和管事人。
 
“蓝苔精灵”水质改善剂上写着该产品由武汉市时代绿氧科技有限公司研发,厂址位于武汉市临空港经济开发区。于是帮女郎来到临空港开发区,找厂家寻求解决办法,却不料多方寻找,依然无果。
 
  根据武汉市时代绿氧科技有限公司的工商登记信息,帮女郎来到了公司厂房的注册地址,位于武汉市江夏区郑店街劳四村茅屋岭湾的生产厂址。通过走访了附近的村民得知,这家工厂早已在今年年初就已经人去楼空。在这家公司登记的工商经营范围内,只有水产养殖技术开发、加工和销售,国家质检总局的官网上并没有查到这家公司的任何生产许可证。
 
  附近的村民告诉帮女郎,这家做水产添加剂的公司早在今年年初就搬走了。根据这家公司的工商登记信息,帮女郎拨打了公司负责人郭学刚的电话,但号码是空号。对于这样无证售卖的商品,作为监管方的孝感市孝南区农业农村局又会给出一个什么样的说法呢?
 
  孝感市孝南区农业农村局 朱科长:“我国相关法律和规章中,至今尚未界定水用“非药品”的管理是由什么机构实施,水产用非药品的问题,正是由于较长时期以来一直处于没有任何行政主管部门出面监管。”
 
  朱科长告诉帮女郎早在今年九月,孝感市孝南区农业农村局对赵先生一行人的上访做出了回复,并由区信访办、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和农业农村局执法大队成立专班对武汉市时代绿氧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蓝苔精灵”水质改善剂进行过调查。
孝感市孝南区农业农村局农业执法大队 王队长:“我们在9月份就根据工商信息,到武汉市时代绿氧科技有限公司在江夏区郑店街劳四村的厂,到现场的时候已经搬离了。”
 
  帮女郎在调查中了解到,该厂在生产时还配备了粉剂生产车间和标签室等,除了生产蓝苔精灵水质改善剂外,还生产一种名为“弧克仙”的水质改善剂,但其负责人却一直没有露面。
 
朱科长:“这种就是三无产品,如果是农药类的就归我们管,但这种非农药,而且在孝南区只是销售,生产还是在武汉市,关键是现在人找不到我们也没有办法。”
 
  那既然售卖的是三无产品,这群收入受损的小龙虾养殖户又该找谁赔偿呢?朱科长建议水产超市老板按照销售药品每瓶1000元的价格进行赔偿,共计3.6万元。但赵先生他们认为,这些赔偿对于他们的损失来说是杯水车薪。最后朱科长建议他们走司法途径解决。